•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传记 >

隋文帝

发布时间:2014-06-16编辑:名人传
        夺得北周帝位
        西魏大统七年(541年)六月,杨坚出生于冯翊(县治今陕西大荔)般若寺。据说,当他出生时,寺院内紫气缭绕。天明时,从河东来了一位尼姑,说这个小孩生来奇异,不能在俗间抚养,便将他带到另外一个地方亲自抚育。有一次杨坚的母亲吕氏抱着他,忽然看见杨坚的头上长出角来,身上也布满了鳞甲,吓得将杨坚摔在地上。正好此时尼姑从外面进来,见此情景,说:“这一摔已惊吓了这孩子,恐泊要使他晚几年做皇帝。”荒诞传说不过是后人为证明杨坚是真龙天子而编造的,不可置信。
        杨坚身材上长下短,手腿粗壮,深沉庄重,性格内向。依靠家庭背景,杨坚自幼在太学读书,成绩不好。他14岁时担任了京师地区的功曹,16岁升任骠骑大将军。当时的执政者宇文泰很赏识他,曾夸他“风骨不凡,非常人可比”。显赫的家世使他在朝廷中官位不断上升。至周武帝时,19岁的杨坚被任命为随州刺史,进位大将军。566年,鲜卑大贵族、柱国大将军独孤信认为杨坚前途无量,就将自己的七女儿嫁给了杨坚,使其地位得以提高、巩固。568年,杨忠死,杨坚承袭了其父随国公的爵位。578年,周武帝死,继位的周宣帝以杨坚的女儿杨丽华为皇后,杨坚又被任命为大司马,不久转大后丞、右司武。这一切为他日后夺权奠定了基础。
        宇文泰死后,政权落入他的侄子宇文护手中。宇文护先是立宇文泰的儿子宇文觉为帝。后杀之,立明帝,四年后又杀之,立武帝。统治集团内部的这种权力斗争使北周一度政治混乱, 这就让身居高位的杨坚感到有机可乘。至武帝杀宇文护,政局稳定下来,北周有了很大的发展,但继周武帝之后的周宣帝却使杨坚成就帝业的意愿更为坚定。周宣帝是个荒淫无度的人,骄奢淫逸,残害黎民百姓,就连近臣和妃嫔也经常无故遭到他的鞭打。修建洛阳宫,致使上下怨愤。杨坚已充分认识到,北周的统治一定不会长久,那么由谁来收拾这个局面呢?杨坚实际上在内心里已做好了抓住机遇、成就帝业的思想准备。
        杨坚的不断升职就引起了专权的宇文护的警觉。宇文护多次想除掉杨坚,都没有得逞。周明帝也曾派会相面的赵昭观察杨坚,赵昭很佩服杨坚,回复周明帝说:“杨坚是国家的栋梁之材”。周明帝才放了心。赵昭暗中却对杨坚说:“公可君临天下。”杨坚听了很高兴。周武帝时,又有人说杨坚有反相,要尽早除掉,但因杨坚小心谨慎,其长女又是武帝的皇太子王妃,武帝未被谗言所动。至宣帝时,杨坚的声望益隆,也引起了宣帝的警觉。宣帝有四个宠姬,相互争宠,而对杨坚的女儿杨丽华皇后不感兴趣了。宣帝每恼怒时常对皇后杨丽华说:“我非要灭你们家九族不可!”有一次在痛骂杨皇后之后,吩咐太监把杨坚叫来,同时命令卫士们,杨坚来后,只要脸上露出不高兴的样子,就将他当场杀掉。一直深怀戒惧之心的杨坚来到周宣帝面前,恭恭敬敬地听皇帝说这件事,当讲到“灭族”时,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周宣帝也只好作罢,没杀杨坚。
        周宣帝死后,继位的周静帝年仅八岁,杨坚任辅政大臣,控制了朝政大权。杨坚一反宣帝时期的残暴统治,厉行节俭,实行与民休息的政策,并积极搜罗人才,又掌握了军队,其威望日益提高,民心大悦,为他日后的夺权奠定了基础。
        自鲜卑族入侵中原以来,一直面临着汉化问题。他们为了扩大势力,竭力争取汉士族和汉民众的支持。在政治上、军事上依靠汉族豪强和汉人民众,这就使汉族地主在政权中的势力必然会随着鲜卑族封建化的加深而更加重要起来。时间一久,鲜卑族的统治权就会逐渐转移到汉人手中,而鲜卑统治集团的腐朽又会加快这一过程,这就是杨坚能取得汉士族的支持、顺利夺权的有力保障。
        大象二年(580)二月,杨坚为躲避杀身之祸,也想在北周动乱时握有实权,请求去扬州当总管。就在杨坚离京赴扬州之际,宣帝病重,大概是皇天有意让杨坚当皇帝,杨坚的旧病复发,杨坚就不离京了。他赶紧联络内史上大夫郑译、御史大夫刘昉、皇甫绩等经常出入内宫、参与机要的大臣。这些人看到宇文氏的江山已经难保,杨坚在朝中又是德高望重,大权在握,不如顺水推舟,共推杨坚为首,形成了一个政治集团。
        其后,周宣帝召见刘昉、颜之仪进入卧室,想托以后事。二人到时,宣帝已不会说话了。刘昉为以后能飞黄腾达,赶紧去找郑译商量,共同拟定一七民诏书,声称宣帝遗嘱,让杨坚 以皇太后父亲的身份总揽朝政,辅佐继位的静帝。与此同时,颜之仪也急忙去找大将军宇文仲,想立宇文仲为太子。当杨坚等人急急忙忙赶到宣帝病床前时,见颜之仪与宇文仲已站立在此,不由暗自高兴,杨坚急忙下令卫士将颜之仪与宇文仲斩杀。
        宣帝一咽气,杨坚马上以诏书的名义宣布皇帝遗命由他统领百官,辅佐小皇帝,并控制了京师卫戍军队,同时以正阳宫为丞相府,拉拢真正具有政治才能的高颎等一帮人做亲信。三天后,杨坚等人才正式宣布宣帝已死的消息,8岁的静帝继位,以杨坚为左丞相,掌握军事、政治大权。
        尽管如此,北周王朝残余势力仍在。宣帝的五个兄弟在外地为王,掌握着相当的军事力量,一旦起兵,杨坚根本无法控制。于是他先隐瞒宣帝死信,推说赵王宇文招女千金公主要嫁突厥,征召五王回京,解除其兵权,不久就把五王和明帝、武帝诸子陆续杀死。此时北周一些地方势力对杨坚专权也不满。580年6月,相州总管尉迟迥、员附,总管司马消难和益州总管王谦于580年6月率十几万兵力起兵反抗,形势异常严峻。杨坚一面革除宣帝的苛酷之政,以取得人民的支持, 一面投入自己所有的兵力,经半年之久,将三方武装反抗全部平定。至此,杨坚已基本控制了北周政局。
        为了能顺利当皇帝,杨坚又先以长子杨勇为世子,担任洛州总管、监督东部地方势力,自己由左丞相改任大丞相,并大封其曾袓等,以宣扬自己的家世,为进一步削弱宇文氏的影响又下令废除所有对汉人的赐姓,令其各复本姓,这得到广大汉人的普遍拥护。
        当准备工作已完成时,581年正月,杨坚接受善观天象的瘐季才的建议,准备二月称帝。他先派人为静帝写好退位诏书,内容备赞扬坚功德,希望他能按舜代尧的故事,接受皇帝称号,代北周自立。诏书由大臣捧着送到杨坚处,杨坚先是假意推辞,然后百官恳求才表示接受。杨坚就这样夺取了北周政权,建立了隋王朝。
        北抚突厥
        隋文帝杨坚即位后,北方有突厥不断南侵骚扰,使边境地区不得安宁,南方陈朝有待于平定,可谓任重道远。面对这种局面,杨坚作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一面稳住南朝、积极准备平定南朝,统一中国,一面集中力量对付北方的突厥,安定边境。
        突厥原是活动于中亚一带的游牧民族,后来东迁,活动在蒙古高原。在木杆统治时,突厥强大起来,到陀体统治时,不断侵扰内地。杨坚初执周政时,曾派周臣长孙晟送千金公主入突厥与之和亲,希望缓和双边关系。长孙晟在这次出使中,详细了解了突厥地区的山川形势、部落强弱及其统治阶级内部的矛盾状况。在581年,长孙晟就如何更好地解决突厥问题给隋文帝上了一道奏章。他指出,目前隋朝刚刚建立,内外交困,不适宜动兵讨伐突厥,但如果弃之不管,突厥会大举入侵,所以应运用谋略,利用突厥贵族内部的矛盾,离间强大部落,扶助弱小部落,这样一来,只需要十多年,乘机讨伐它,一定大获成功。隋文帝接受他的建议,分派长孙晟与元晖出使黄龙(今吉林农安)、伊吾(今新疆哈密),分别对突厥首领沙钵略可汗的东西两翼突厥势力进行联络,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当沙钵略可汗大举入侵隋时,其先锋阿波在长孙晟的劝说下很快撤军。沙钵略对阿波的行为极为愤怒,便进攻阿波,阿波不得已投靠西突厥,这样突厥内部互相攻击,战争不息,隋文帝就从中得到利益。同时,隋文帝又三次征发民夫修筑长城,与原来北齐所修长城连接,对抵御突厥起了一定作用。585年,沙钵略可汗派儿子来朝见隋文帝,并向隋称臣。后来突厥分为东、西两部分时,东突厥南附接受隋的控制,北部边防巩固下来。
        用和亲和修筑长城来抵御突厥,这样隋文帝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战争,便得到了北部边境的安宁,隋王朝得以集中力量南下,实现中国统一。
        南灭陈朝
        此时,南方的陈王朝在陈叔宝的统治下已腐朽到极点,国家资产枯竭,劳役无穷尽,百姓困苦万分,陈已失去统治的基础。隋文帝进行了充分的准备。在长江中上游大量造船只,在下游准备渡江。隋文帝又下诏书历数陈叔宝的罪状,并印制了几十万份在江南和陈军中广为散发,一方面鼓舞了自己军队的士气,另一方面也起了瓦解敌军的作用,使隋军在进攻之初,便在政治上、军事上处于有利地位。
        开皇八年(588)秋,隋文帝命晋王杨广为主帅,发兵51万,东起渤海,西至今四川,在整个长江沿线水陆并进,向陈发动了大规模进攻。这时陈王朝共有兵力不过10万,而君臣们都依仗长江天险和“金陵王气”,仍生活在花天酒地之中,面对隋的全面进攻,陈首尾不能相顾,根本无力抵抗,仅三个月的时间,隋便消灭了陈,实现了统一中国的大业。战争的迅速结束,大大减少了对社会的破坏程度和对人民造成的痛苦,受到各族人民的热烈欢迎。
        当南下军队回到长安后,隋文帝下令奖赏有功将士,同时免去原陈朝管辖地区的10年赋役,发展农业生产。他还认识到,战争已经结束,要尽可能消灭一切可能危及他的统治的隐患,于是下令在陈边疆和京师守卫军队以外,其余的兵器等军事装备应立即停止制造,民间兵器应全部销毁,军人子弟应尽力改学文,功臣后代应熟读一经,把尚武之风变为习文之气。开皇十五年(598),杨坚又下令收缴天下所有兵器,若发现私自打造者严惩。这些措施说明杨坚希望老百姓各安其业,老老实实做他的顺民,但也对生产的发展和社会稳定起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建国的改革措施
        在天下基本稳定后,杨坚实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以巩固他的统治。
        在官制方面,北周官制多模仿《周官》设置,既乱且滥。隋文帝废除北周官帛,恢复汉魏旧制,并加以调整,建立起一整套相当严密的政治机制。设三师、三公及五省。三师只是给予德高望重者的荣誉职衔,三公也只是顾问性质,没有实权,也不常设,五省才是真正的权力机关,其中内侍省和秘书省分管宫中琐事与国家图书历法,不占重要位置,最重要的是门下、内史和尚书这三省。门下省和内史省是协助皇帝执政的决策机构,掌管机密,共商国政,并负责审查皇帝发布的诏书,签署大臣的奏章,对皇帝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或建议,对奏章可以驳回或进行处理。尚书省是主持日常政务的机构,下设吏、礼、兵、刑、户、工六部。隋文帝创三省六部制对中国历史有巨大贡献,正如秦始皇创三公九卿制为汉以后各朝所沿袭,隋文帝创隋制,为唐以后各朝所遵循。
        在农业方面,隋文帝沿用北魏以来的均田制,规定每个成年男子可以受露田80亩。永业田20亩,成年女子只受露田40亩。奴婢分田数量与一般农民相同,收入归主人所有。永业回归自己,露田在死后归公。隋文帝推行的均田制当然包括贵族官僚甚至包括其奴婢耕牛的分配土地,但毕竟为一般农民提供了一定量的土地,出现一大批自耕农。自耕农的大批出现及其经济的发展是封建经济发展的基础。有的史学家认为均田制的实施是中国封建经济史上的一件大事。孟子所理想的井田制,以均田制的形式付诸实施,隋朝以及后来唐朝经济比两汉南北潮经济有进一步的发展,均田制起着积极影响。
        隋文帝所定制度,是总结奏、汉至南北潮时期时的制度,从而提高到新的阶段,唐以后历朝的制度都可以上溯隋制,特别是唐朝。唐朝重要制度,都在贞观时期制定,基本上沿袭隋制。
        隋文帝也关心群众生活。他常派人潜听吏治得失、人间疾苦。关中闹饥荒时,他听说百姓吃豆屑杂糠,便深深自责,将近一年不吃肉。他注意宽恤民力,与民休息,即位不久就把宫中五千头驴无偿分赐给贫苦农民,并禁止官吏放高利贷剥削农民。至隋文帝晚年时,国家粮库暴满,民户也增至890万。《隋书》评论在隋文帝的统治下,“君子咸乐其生,小人各安其业,强无凌弱,众不暴寡,人物殷阜,朝野欢娱”(每个人都能安居乐业,大家相处融洽,物资堆积)。
        这也反映了隋文帝统治下国家的兴旺昌盛。
        同时,隋文帝很重视人才的选拔。他即位不久,就废除了按门第高低选用官吏的九品中正制,开始实行科举制选抜人才,使一般下层人才都有入仕的机会,扩大了统治基础。隋文帝之所以能成为一代名君,在很大程度上也与他的知人善任、重视人才分不开。如宰相高颎,当朝辅政近20年,对隋的强盛起了很大作用。杨坚代周,高颖是高参,尉迟週武装反抗,高颎自告奋勇率军平叛。至于政治、经济改革的许多重大决策,杨坚都得之于高颎,因而杨坚视之为最得力的助手,非常信任他。他常把高颎比作镜子,可以矫正自己的过失,又把自己的孙女嫁给高颎的儿子,而高颎也以兢兢业业、日夜操劳来报答隋文帝,并推荐了苏威、贺若弼、韩擒虎等一代名臣名将辅佐文帝。
        此外,杨坚还下令统一全国的度量衡,这是自奏以来度量衡的一次大改革,其目的是为了促进统一。
        隋文帝还注重节俭治国,反对奢侈,并注意随时教育太子杨勇要节俭。一次,他看到杨勇穿的铠甲花纹华丽,就教育他说,奢侈腐化不会使政治长治久安,注意节约方能顺民心、承帝业。这说明隋文帝对节俭治国的重要性有清醒的认识。
        明显的过失
        杨坚代周建隋,在政治、经济等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有效的改革,北抚突厥,南灭陈朝,完成国家统一,舒缓民力,发展生产,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皇帝。但杨坚又有不少缺点:天性多疑,喜怒无常,不重视学术,迷信崇佛等。因此他往往受到后世批评,也为隋的早亡埋下了伏笔。
        杨坚非常迷信,崇信佛道、符瑞、阴阳五行及各种鬼怪。在他初任丞相时,就下令对原来的和尚、道士进行挑选,让其各操旧业。称帝后,便下令听任天下百姓出家当和尚、道士,在全国范围内按人口征钱,在各地营造佛寺,塑佛像,缮写佛经等。应该说,隋唐佛教的兴盛与杨坚的大力提倡是分不开的。
        杨坚有些怕皇后,听信皇后独孤氏的话。杨坚上朝,独孤氏也同车相随,跟到宫门外,然后派宦官跟着杨坚上朝,若发现杨坚有处理不当之处,独孤氏就谈自己的意见让太监转达,杨坚就要马上改正,所以宫中将他们二人称为“二圣”。
        太子杨勇,奢侈好色,失去了父母的宠爱。善于察言观色的杨广便谋划取而代之,百般讨好独孤氏。杨广本也是好色之徒,一次父母来看他,他让美貌的姬妾藏起来,只留下老丑的,又把家里的珍宝收藏起来,吃的是粗茶淡饭,隋文帝和独孤氏便认为他生活俭朴,更加器重他了。杨广又让其谋臣杨素在独孤氏面前说杨勇无才,而杨广像文帝,节俭不好女色。独孤氏便怂恿杨坚另立太子。隋文帝听信了杨素与独孤氏的话,最终立杨广为太子,从而埋下了隋朝二代而亡的祸根。
        为亲生儿子所杀
        仁寿四年(604),隋文帝在仁寿宫病重,这时他想到国家还没治理得很好,好在太子杨广仁孝节俭,很有志向。但杨广这时正为帝位加紧活动,写信给杨素征求处理杨坚死后工作的意见。然而杨素的回信却被误送到杨坚手中。杨坚看信后大怒。这时他的宠妃宣华夫人又披头散发冲进来,说太子杨广对她无礼,更令杨坚恼怒异常,后悔更换太子,便让人赶快召杨勇来。杨广得知此事后,派亲信把侍候杨坚的人全部赶出去。给杨坚喝下毒酒,就在这一天,杨坚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害死,终年64岁。
        隋文帝在建隋,实现全国统一,采取一系列措施巩固统治、发展经济等方面做出了杰出贡献。他北抚突厥,为民族和睦、边境安宁做出了贡献,在农业、官制、军事等方面的改革又为后世所沿用,促进了封建社会的繁荣与发展。他注重芳俭,重视用人,注重选拔良吏,反对贪污,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吏治的清明,有利于他的统治,有益于百姓。但他不喜读诗书,废除学校,也是统治措施的失败之处。听信妇言、废掉太子、埋下了隋朝早亡的祸根。综合的说,隋文帝功大于过,还是一个值得肯定的封建帝王。
分页:12 3

上一篇:刘彻

下一篇:李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