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传记 >

林则徐:第一个打开“窗户”,睁眼看世界的人

发布时间:2015-03-27编辑:名人传
虎门销烟
      林则徐(1785—1850),清末政治家。字元抚,一字少穆,福建侯官(今福州)人。嘉庆进士。与龚自珍、魏源、黄爵滋等人提倡经世之学。任东河河道总督时曾尽力修治黄河。后任江苏巡抚,又兴修白茆浏河等水利。1838年(道光十八年)在湖广总督任内,严厉禁烟,成效卓著,为禁烟派代表人物。12月受命为钦差大臣,前往广东查禁鸦片。次年3月到广州。为了解西方情况,派人翻译外文书报,编成《四洲志》。主张对外商分别对持,孤立烟贩。与总督邓廷桢协力查办,严令英美烟贩缴出鸦片二百三十七万多斤,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并积极筹备海防,倡办义勇,屡次打退英军挑衅。1840年1月任两广总督。6月鸦片战争爆发后,严密设防,使英军在粤无法得逞。10月受诬害,被革职。次年派赴浙江,协办海防。不久充军新疆,曾在新疆兴办水利,开辟屯田。后起用为陕西巡抚,擢云贵总督,因病辞职回籍。1850年受任钦差大臣,往广西镇压农民起义,途中病逝于广东普宁。
      林则徐出身于贫寒的封建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因家贫,13岁才进私塾读书,直至50岁才被选为贡生贡生:明清两代科举制度中,由府、州、县学推荐到京师国子监学习的人。,此后屡试不中,一生以教书为业。他把自己的希望都寄托到儿子林则徐身上。
      林则徐也很听父亲的话,自幼勤奋好学。他14岁中秀才,19岁中举人,21岁被聘到厦门任海防同知书记。22岁被聘为福建巡抚张师诚的幕僚幕僚:古代称将帅的幕府中参谋、书记等为幕僚,后泛指文武官署中佐助人员(一般指有官职的)。。他在嘉庆十六年(1811),27时岁考中进士,从此步入仕途,先是任翰林院编修,利用这里藏书丰富,人才荟萃的有利条件,刻苦学习,进一步充实自己。
      林则徐的仕途很顺畅,鸦片战争前,林则徐历任两浙盐运使,淮海道、江苏、陕西按察使,河南、湖北、江宁布政使,河东河道总督,江苏巡抚,湖广总督,钦差大臣等职。在职内,他一心为民,忠于职守,秉公执法,力主革新,体察民情,在兴办河工、治漕运、兴屯垦田等方面都作了大量工作,很受当地人民群众爱戴。
      在清朝道光十七年至道光十八年(1837—1838),鸦片就像洪水一样涌进中国。鸦片原盛产于印度和小亚细亚,又叫“阿芙蓉”、“大烟”或“烟土”,是用罂粟果实中乳状汁液制成的一种有强烈麻醉性的毒品。少量服用,能镇痛、止泻、止咳。如果吸食,就很容易上瘾(yǐn),非每天吸食不可。慢慢地,人变得面黄肌瘦,萎靡不振,成了“大烟鬼”。
      早在唐代鸦片已开始输入中国,但数量极微,仅用于医药。直到1767年,每年由印度输入的鸦片不过200箱,但英国商人发现鸦片既能获得高额利润,又容易找到销路,就用它来打开中国市场的大门。于是,千方百计地在印度扩大鸦片的生产,通过贿赂清朝官吏、武装走私等手段,把鸦片贩运到中国。输入中国的鸦片年年增加,到1838年竟多达4万余箱。
      清朝每年出口的大量茶叶、丝绸等土特产,还不够抵偿鸦片的价值。据道光十五年(公元1835年)的估计,当时中国已经有二百万人吸食鸦片,每年白银外流四百二十万两。因此,鸦片既毒害了中国人,又给清朝的财政造成了很大损失。
      鸦片的威胁这么大,很多正直的官员都很忧虑。他们强烈要求禁止鸦片进口。可这时候的清朝政府已经走向下坡路,腐败无能。有些掌权的大臣竟然反对禁烟,更有那些只顾自己发财的官员阳奉阴违,暗中和外商勾结,不但纵容官兵大量吸食鸦片,还公然受贿导致鸦片走私畅通无阻。
      在鸦片越来越多的涌入中国的形势下,清政府内部分裂为抵抗和妥协两派。一部分坚持禁烟,要求抵抗外侮的官员构成抵抗派,林则徐、邓廷桢、关天培是他们的代表;一部分原来就是反对禁烟,或者害怕对战争动摇其统治的官员构成妥协派,首席军机大臣穆彰阿、直隶总督琦善、两江总督伊里布是他们的代表。妥协派在朝中占有很大的权力。
      当时林则徐任湖广总督,在总督任上,他查获了近5000杆烟枪,当众刀劈火烧,收缴了大量鸦片,仅阳县就缴获鸦片一、二万斤。为了帮助吸食者戒烟,林则徐提出了配制断瘾丸,强迫吸食者戒绝,大举搜查烟枪、土膏等六条禁止鸦片的办法。许多吸毒者戒除了烟瘾。
      道光十八年(1838)八月,林则徐上书道光皇帝主张禁烟。林则徐在奏书中尖锐指出鸦片的危害,无情地揭露了鸦片受贿集团和吸食者的关系。道光皇帝看了奏章后,用朱笔在上面加了圈。他感到问题的严重:军队是坐天下的命根子,军饷是维持统治的基础。如果基础不牢靠,那是不堪设想的事,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他同意了林则徐禁烟的主张。
      接着,就下令召见林则徐进京商议禁烟对策,林则徐从武昌起程进京途中,弛禁派头子、直隶总督琦善从北京赶来,以禁烟必然要引起外国武装干涉,威胁林则徐,但林则徐不为所动。
      道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道光皇帝任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制广东水师,前往广东查禁鸦片。林则徐深知这次去广州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但他向自己的师友表示:“祸福死生,早已置之度外”,要尽一切努力,除掉鸦片这一毒患。
      林则徐来到广州后,看到街头上,一些骨瘦如柴、脸色黑灰的“大烟鬼”有气无力地缩身在墙角里,不住地打着哈欠,鼻涕眼泪一齐往外流。那些商贩守着店铺货摊,却无人来买。身穿便服进行私访的林则徐看到这令人心酸的情形,心里非常激动。他觉得要想彻底禁烟,非得先从内部整顿不可,一定查出并严办那些走私鸦片的汉奸和贪官,让老百姓的精神振奋起来。
      过了几天,林则徐以钦差大臣的身份,去检查几个书院,提出要对学生进行考试。考场的大门关得严严的,学生们紧张地待着发考卷。考卷发下来了,学生们打开一看,都愣了。原来考卷里面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此次考试,可以不答试题,但是必须把自己知道的烟贩姓名、住址和活动情况写出来,对官兵受贿走私的内幕,更要写明白,不得隐瞒。书院的学生来自四面八方,知道的情况很多,又大都年轻活跃,对鸦片走私也深恶痛绝。大家默默地写了起来。林则徐威严的面孔也露出了笑容。
      林则徐用种种办法,终于查清了走私鸦片的情况,严惩了一些违法官兵和烟贩子。然后,他发出了通告,主要内容是:一切外国商人必须在三天内缴出全部鸦片,并写出永远不再贩运鸦片的保证书。今后如再查出鸦片,按犯罪论处,货物没收,犯人处死。
      外国商人根据多年的经验认为,清朝官员都是可以买通的,官方的禁烟无非都是没有雨的雷声。他们没有料到,新来的钦差大臣表现出完全不同的作风。林则徐到达广州后就积极筹备海防,相信“民心可用”,号召组织武装团体,招募水师5000人,公开号召民众起来保卫国家,宣布“如英夷兵船一进内河,许以人人持刀痛杀”。林则徐宣布的三天全部交出鸦片的期限已到,但目中无人的外国烟贩却拒绝交出鸦片。这时,林则徐下令传讯英国的大烟贩颠地,开始和外国侵略者展开了直接的斗争。英驻华商务监督义律从澳门赶到广州,把颠地藏到商馆保护起来。林则徐闻讯后立即命令中国军队包围了英国商馆,并下令暂停中英贸易,以示警告。由于他采取了坚决措施,200多名英国商人终于被迫交出了20283箱鸦片。当时,美国在广州的商人也被迫交出了1540箱鸦片烟。(www.mingrenzhuan.com)
      这么多鸦片怎么处理呢?林则徐决定在虎门海滩当众销毁。他叫士兵在海滩上挖了两个方形的大池子,都有十五丈见方,叫销烟池。池的前边挖有涵洞,后边涌水沟。销烟前,先把水从沟里引进池里,再制成卤水。
      道光十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公元1839年6月3日),林则徐率领广东各级军政官员,来到虎门海滩边的高岗上,亲自指挥和监督销毁鸦片。这天,天气十分晴朗。成千上万的群众闻讯赶来,海滩周围人山人海。
      销烟开始了。一队队打着赤膊的工人和士兵们把鸦片箱子找来,又用力把箱子劈开,将鸦片切成碎块投入蓄有卤水的销烟池里。销烟池上搭着木板,站在木板上的工人和士兵,把早已准备好的石灰用铁锨撒入池内,还用力地搅拌着。不一会儿,池里的卤水和鸦片翻滚起来,烟油上冒,烟渣下沉,一股浓烟冲天而起,直上云霄,霎时间弥漫了海滩的上空。
      销烟连续进行了23天,到6月25日止,将收缴重2376254斤鸦片全部销毁,万众欢腾,无不称快。有些外国商人也来到虎门销烟现场参观,虎门海滩下中国人民高涨的销烟情绪和彻底销毁鸦片,是他们怎么也预料不到的。美国传教士俾治文在参观记中写道:“他们在整个工作进行时细心和忠实的程度,远出我们的臆想。我不能想象再有任何事情比执行这一工作更忠实的了。”虎门销烟是中国禁烟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它打击了外国侵略者的气焰,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斗志,它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国人民清除烟毒、反抗外国侵略和维护民族尊严的坚强决心。虎门销烟成为中国人民反帝斗争的伟大起点,林则徐受到中国人民的敬仰。
      那些被林则徐特意邀请来观看销烟的外国商人,眼看着鸦片变成废渣泡沫,随着潮水从大坑的涵洞中排入大海,不得不低下了头。有一个美国商人走到林则徐面前,庄重地脱帽鞠躬,表示由衷钦佩。林则徐微笑着对他们说:“我们禁的是害人的鸦片,不是正当的贸易。你们只要遵守我国法纪,与我们互通有无,我们是欢迎的。”
了解西方文明
      林则徐是第一个打开“窗户”,睁眼看世界的人,也是中国近代史上中国人了了解西方、“制夷”的先驱。林则徐睁眼看世界的思想,产生于反侵略斗争中,又服务于反侵略斗争。他到广东查禁鸦片之前,和当时其他的士大夫一样,对中国以外的世界毫无所知。到广东后,在禁烟、抗英和外国人打交道的实践中,他开始多方了解和研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和动态,除了找外国水手、洋商和过去在洋行中工作的人员调查外,还“日日使人刺探西事,翻译西书,又购其新闻纸。”
      他还组织翻译了英国人慕端写的《世界地理大全》,把它编成《四洲志》。书中记述了世界五大洲30多国的地理和历史,是中国第一部较系统的世界地理志。后来,他的友人魏源在这本书的基础上,扩编成《海国图志》。
      接着林则徐又译辑了《澳门月报》、《澳门新闻纸》、《华事夷言》等大量介绍国外历史地理知识的资料。在译辑这些书报的过程中,不仅使林则徐对世界有了新的认识,而且及时掌握了敌情,对于他抵抗侵略军,发挥了重要作用。
      林则徐不仅注意了解西方,而且主张进一步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在他看来,学西方的“长技”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学习制炮造船。他主张若造船不及,则先购置;铸炮不及,则先买夷炮。这是林则徐积极吸取外国技术长处的一个重要方面。他曾从澳门和新加坡购买西方制造的大炮200门,用来装备虎门各炮台,还购买西方制造的仿造、改制的三只双桅船在广州江面下水。他还主持改进炮车的牵引技术,制成四轮炮车,和威力相当于十门普通大炮效力的炸炮。二是学习西方建立一支近代化的海军。他认为,英军之所以追南逐北,攻城夺地,原因在于中国“无水战取胜之器具”。因此,必须按照西方的方式建立和训练一支能在海上追歼敌人的新式海军,以此来保家卫国。
      正因为林则徐敢于打破禁区,不仅能睁眼看世界,而且主张买进西方大炮与船只来抵抗西方的军事侵略。这是林则徐积极吸取外国技术长处的一个重要方面,也是他在广州能有效地进行抗英斗争的重要条件之一。林则徐“睁眼看世界”的思想,在中国近代史上,起了向西方学习寻找真理的先驱作用。
      林则徐估计到禁烟可能会引发英军侵略中国,便积极备战,筹备海防,准备迎敌。他一面请求朝廷加强海防,各海口派精兵严守;一面亲自察看海口,修筑工事,添置武器,整顿水陆官兵,倡导“由民间自行团练,以保住村庄”,招募水勇,协助水师抗敌,号召民众参战。与此同时,林则徐冷静分析了中英双方情况,提出了“坚守炮台”、“以守为战;信任群众,利用民力的战术。在林则徐的鼓舞下,广东人民个个摩拳擦掌,随时准备战斗。
      英军是在道光二十年五月(公元1840年6月)开始发起进攻的。当时的英国政府接受了资产阶级和鸦片商人的建议,派出四十八艘军舰,由懿律和义律(懿律是义律的堂兄)率领海陆军四千人(后来增加到一万人)到了广州的海面上。他们没有料到,还没登陆就遭到中国军民的痛击。中国军队和渔民趁着潮退,乘着小船搜查到他们,用火箭、火罐和喷筒等武器主动进攻,烧毁了英军不少船只。从此,英军不敢在海岸附近停留,成天在海面上游弋(yì),得不到淡水,只能用布帆兜接雨水救急,后来连食物来源也发生了困难。
      英军在广州附近站不住脚,便沿海岸往北进攻,想寻找一个突破口。道光皇帝和清朝政府并没有做打仗的准备。当英军攻陷浙江定海(在舟山群岛),又北上到达天津的白河口的时候,他们就吓慌了。本来就反对禁烟的那些大臣趁机向皇帝告林则徐的状,说是他禁烟失当,得罪了洋人,要让英军撤退,一定要惩办林则徐。
      道光皇帝果然以“误国病民,办理不善”的罪名,于1840年10月将林则徐、邓廷桢革职查办。派琦善为钦差大臣到广州和英军交涉。
      林则徐被革职后,仍不顾个人荣辱,毅然大胆上奏道光皇帝,主张“夷务不能歇手’”,为海防长久之计,应当不惜经费,“制炮必求极利,造船必求极坚”,并要求“带罪立功”。对这个奏文,皇帝加上了“一片胡言”等批语。道光皇帝之所以重用林则徐,是希望依靠他消除鸦片,解决财政危机。但当事态发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后,他的禁烟决心便发生动摇,企图寻求妥协。
      林则徐被撤职的消息传开后,广州社会各界一片哗然,大家纷纷前去挽留和慰问林则徐,并送去靴、伞、香炉等礼物和50多面颂牌,林则徐只收下颂牌。
      1841年3月初,林则徐前往浙江镇海听候谕旨。广州各界人士怀着极其惋惜的心情,纷纷赶来为林则徐送行。林则徐无限伤感的离开了广州。不久,道光皇帝下旨将林则徐遣戍新疆伊犁。
      1841年8月,林则徐挥泪北上伊犁,在途中与魏源相遇,两人彻夜长谈,忧国忧民,感慨不已。他赠送资料嘱托魏源编著《海国图志》。后因黄河在祥符决口,他又奉旨去祥符,协助王鼎治理水患,治理完水患,林则徐又踏上了到新疆的路途。林则徐虽经历千辛万苦,而禁烟抗英的壮志犹存。他与夫人郑氏在西安吟诗话别:“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两句诗生动表达了林则徐不顾个人安危.忘我牺牲的一片爱国之情,1842年12月,林则徐到达伊犁。除夕夜,人们都在辞旧迎新,举杯畅饮,而林则徐却心潮起伏,思绪万千,他非常担心祖国的前途。
      林则徐在新疆,不忘边防。他行程3万余里,历经8城,倡导开发荒地。兴修水利,实行屯田。他在新疆推广的坎儿井,当地人称为“林公井”。对开发边疆、改善人民生活发挥了很大重用。1845年,林则徐终于回到了北京,后署理陕甘总督,次年任陕西巡抚。1848年,升任云贵总督。次年因病辞官,回归故里。
      1850年,英人强占福州神光寺,林则徐发动当地群众,将其赶走。这时,他还针对1848年以后沙俄多次胁迫清政府开放伊犁、塔尔巴哈台(塔城)为通商城市的事实,在临死前几个月,大声疾呼:“终为中国患者,其俄罗斯乎!我老了,你们年青人应当看清楚。”他敲起“俄患”的警钟,提醒人们时刻都要谨记巩固边防。
      1850年11月,林则徐又被重新起用为钦差大臣,赴广西镇压太平天国农民起义。这时他已60多岁了,4年多的戍役生活,使他的身体垮下去了,双鬓已经白了。在赴广西途中病逝于潮州普宁县,终年66岁。
      林则徐虽说是封建统治阶级的官僚,但他的历史地位和历史作用还是应该充分肯定。他是鸦片战争时期著名的爱国者,在外敌入侵,民族危机加深的紧要关头,为捍卫国家主权、民族独立,他挺身而出,高举反侵略的旗帜,积极领导禁烟和抗英斗争;在清末社会危机四伏,人民深陷苦难之中,他敢于提出若干发展生产、有利于人民的社会改革措施并付诸实践;面对西方资本主义侵略,他勇于探索强国御侮的途径,成为我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他的光辉业绩永载史册,人民永远怀念他。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