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传记 >

脱脱

发布时间:2014-10-12编辑:名人传

        智擒伯父 大义灭亲
        脱脱(1312—1355),字大用,从小聪明过人。就学后,曾向他的教师浦江硕儒吴直方请求说:“如果让脱脱整天正襟危坐[1]而读书,不如让我每天记古人的嘉言善行,可以终身受用。”稍稍长大以后,臂力过人,能挽弓一石。15岁,为皇太子怯怜口怯薛官。元文宗图帖睦尔天历元年(1328),袭授提举司达鲁花赤。天历二年入觐(jìn),文宗很喜欢他,说:“这孩子将来必可大用。”迁内宰司丞,兼前前职,五月,命为府正司丞。文宗至顺二年授虎贲(bēn)、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顺帝妥欢帖睦尔元统二年(1334),又升同知宣政院事,兼前职,五月,迁中政使。六月,迁同知枢密院事。
        顺帝至元元年,唐其势阴谋不轨,事发被杀,他的同党答里和刺剌等拥兵为外,脱脱选精锐和他交战,将叛军击败,并将叛军首领全部擒获上献。脱脱功拜御史中丞、虎贲亲军都指挥使,提调左阿速卫。至元四年,进御史大夫仍兼前职。他任职后,大振纲纪,内外肃然,以后随帝驾从上都回来,至鸡鸣山的浑河,顺帝将狩猎于保安州,马颠蹶。脱脱劝谏说:”古代帝王端居九重之上,每天和大臣、饱学之士讲求为政之道,至于飞鹰走狗,不是帝王的事。”顺帝接受了他的意见,授金紫光禄大夫兼绍熙宣抚使。
        当时,脱脱的伯父伯颜为中书右丞相。唐其势被诛杀后,伯颜更加无所忌惮,擅自授官封爵,赦免死罪,任用奸佞,滥杀无辜,把诸卫精兵收为己用,府库钱帛随便出纳。顺帝早对他不满,忿愤不平。脱脱从小就寄养在伯颜家,常担忧他要失败,私下对父亲马札儿台说:“伯父骄纵已极,万一天子震怒,我们就要族诛了。不如在他未败之时预先图谋。”他的父亲也认为他说得对,但犹豫不决。脱脱向吴直方请教,直方说:“《左传》上就有‘大义灭亲’。大夫只知忠于国家,还有什么可犹疑的呢?”当时,顺帝左右前后都是伯颜安插的亲信党羽,只有世杰班、阿鲁是顺帝的心腹,日常相处,脱脱就和二人结为至友。而钱塘杨瑀(yǚ)曾经事奉顺帝在即位前,这时为奎(kuí)章阁广成局副使,得出入于宫禁,顺帝知道他可用,每论事都使杨瑀参加。
        至元五年(1339)秋,顺帝巡幸上都,伯颜这时外出应昌,脱脱和世杰班、阿鲁计划拒伯颜于东门外,但因为担心不能成功而停止。恰巧河南范孟矫诏杀省臣,事情牵连廉访使段辅,伯颜为此告诉三位大臣说,汉人不可为廉访使,并指使他们弹劾汉人官员。这时别儿怯不花任御史大夫,害怕人们因此议论自己阿附伯颜,就托疾不出,因此奏章被压了下来,伯颜催促很急,监察御史告诉脱脱。脱脱说:“别儿怯不花职位在我之上,而且是掌印官,我怎能擅自作主?”别儿怯不花听到后很害怕,就要出来办事,脱脱考虑不能阻止他出来,和吴直方商量对策。吴直方说:“这是祖宗规定的法度,决不可废,何不先对皇上说清楚。”脱脱就报告顺帝,待奏章上来,顺帝就依脱脱的话说,未同意伯颜的主张。伯颜知道出于脱脱的主意,怒气冲冲地对顺帝说:“脱脱虽然是我的侄子,但他心心里只袒护汉人,必须惩治他。”顺帝说:“这都是我的意思,没有脱脱的责任。”以后,伯颜擅自贬斥宣让、威顺二王,顺帝极为忿恨,下定决心要斥逐伯颜。一日,顺帝流着眼泪向脱脱诉说,脱脱也泣不成声,回来后和吴直方谋划。直方说:“这是关系到宗庙社稷安危的大事,不可不保密,你和皇上议论之时,左右都有谁?”脱脱说:“有阿鲁和脱脱木儿。”直方说:“你的伯父有震主之威,这班人苟图利禄富贵,你们的话如被泄漏,那皇上就有危险,你也难免杀身之祸了。”脱脱于是请二人到家,备酒奏乐,日夜不让他们出去。脱脱和世杰班、阿鲁商议,计划等伯颜入朝时把他擒住。命令卫士严查出入宫门的人,凡是隐蔽之处都安置士兵。伯颜见状大惊,责备脱脱。脱脱回答说:“天子所居,防御不得不这样。”伯颜因此怀疑脱脱,更加增兵自卫。
        至元六年(1340)二月,伯颜请太子燕帖古思去柳林打猎。脱脱和世杰班、阿鲁合谋,计划以所掌握的兵力和宿卫皇宫的士兵抗拒伯颜。方法是扣留京师城门钥匙,命令亲信布列城门下,然后拒伯颜进城宣布其罪。这夜,奉顺帝到玉德殿,召集近臣汪家奴、沙刺班及省院大臣先后入见,又召杨及江西范汇入内草拟诏书,数列伯颜罪状。诏书写成时已经半夜四更,命令中书平章政事只儿瓦歹贵送诏书到柳林。之后脱脱坐城门上,而伯颜也遣骑士到城下问是什么原因。脱脱说:“皇上有旨只驱逐丞相一人。”伯颜所领卫兵听后都各自散走,伯颜被捕。伯颜事平定,诏以马札儿台为中书右丞相,脱脱知枢密院事,虎符、忠翊卫亲军都指挥使,提调武备寺、阿速卫千户并兼军民宣抚都总使、护卫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等,十月马札儿台因病辞去相位,脱脱被诏以太师衔就相国之位。
        身入中书 整肃朝政
        至正元年,脱脱被任命为中书右丞相、录军国重事,诏告天下。脱脱把伯颜全部旧政重新更改,恢复科举选士法,复行太庙的祭祀,昭雪以前的冤案,召还宣让、威顺二王,使他们位居旧藩,并复阿鲁图亲王之位,他还开马禁,减少盐额,蠲(juān)除[2]拖欠的赋税,又开经筵,挑选儒臣为皇帝讲经,脱脱被内外同声称为贤相。至正二年五月,采纳参议勃罗帖木儿等的建议,在都城外开河安置闸门,放金口水,引通州船到丽正门,役使丁夫数万,但结果没有成功。
        至正三年(1343),顺帝下诏修辽、金、宋三史,命脱脱为都总裁官。又请修《至正条律》颁布天下。顺帝曾到宣文阁,脱脱奏说:“陛下临御以来,天下无事,应该留心圣贤之学。不能听到左右有些人加以阻挠便以为经史无足以观看。”他命人从秘书监取出裕宗真金所授书以进,顺帝很是高兴。皇太子爱猷(yóu)识理达腊曾经养育于脱脱家,每次有病服药,脱脱必定先尝而后进服。顺帝曾巡幸驻扎在云州,遇到烈风暴雨,山洪暴发,车马人畜都漂溺,脱脱抱皇太子单骑登山,使得太子免遭灾难。至六岁回到宫中,顺帝慰抚脱脱说:“你的勤劳,我不会忘记的。”脱脱于是以私财造大寿元忠国寺于健德门外,为皇太子祈福,共费钞十二万二千锭。(本文选自www.mingrenzhuan.com)
        至正四年闰月,诸山佛寺住持请恢复僧司,但脱脱说:“僧寺为郡县所苦,如坐地狱。”“若恢复僧司,和地狱中复置地狱有什么不同?”这时脱脱有病,日渐羸弱,占卜者也说年月不利,于是上表辞去相位,顺帝不许,上表17次才同意。下旨封郑王,食邑安丰,赏赐巨万,脱脱都拜辞不受。于是赐给松江田,并为其立稻田提领所加以管理。
        至正七年(1347),别儿怯不花为右丞相,以旧怨中伤脱脱父亲马札儿台,下诏徙甘肃。脱脱力请同行。在路上则检查车马户帐,吃饭则看是精是粗,到了甘肃,马札儿台安定下来。又移西域撒思地方,到黄河边,召还甘州就养。十一月,马札儿台去世。,顺帝念脱脱勋劳,召还京师。
        至正八年命脱脱为太傅,综理太子东宫事务。至正九年朵儿只、太平都罢相,诏脱脱再任中书右丞相,赐上等酒器、名马、外衣、玉带。脱脱既重入中书,以前恩恩怨怨之事,无不一一报应。这时开端本堂,皇太子学于其中,命脱脱领端本堂事。又提调阿速、钦察二卫、内史府,宣政院、太医院事。
        至正十二年五月,母蓟国夫人去世,脱脱服母丧不出,顺帝派遣近臣劝喻,以便出理政务,此时脱脱将孙良桢、龚伯遂、汝中柏、伯帖木儿等僚属都委以心腹,大小事都与他们一起商议,有时事已施行而群臣尚不知道。吏部尚书哲笃建议重造至正交钞,脱脱信任他,诏集枢密院、御史台、翰林集贤院诸臣议论,都唯唯听命而已,只有祭酒吕思诚认为不能造,脱脱不高兴。终究还是变钞法,而钞却不能流通。
        征讨义军 遭诬身亡
        黄河在白茅堤决口,又在金堤决口,方圆数千里,百姓受害。决口长达五年,总未能堵住。脱脱用贾鲁的计划,请施工堵塞,他亲自参与这件事的决策。告诉群臣说:“皇帝正当忧虑百姓,为大臣的职责所在,应当为皇上分忧。然而事情有难办的,就像病有难治的一样,自古以来黄河患就是难治的疾病,现在我一定要除去这个疾病。”别人的议论脱脱都不听,于是奏请让贾鲁为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发河南北兵17万充役,复筑所决堤成,使河水充入故道。工程八个月竣工。于是顺帝嘉奖他的功劳,赐世袭答刺罕之号。又敕儒臣欧阳玄制《河平碑》以记载脱脱的治河功绩。仍赐淮安路为脱脱的食邑(yì),郡邑长吏由脱脱自行任用。
        不久汝、颍之间百姓聚众开始反元,以红巾为号,襄、樊、唐、邓都起而响应。至正十一年,脱脱奏表让他的弟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儿为知枢密院事,率诸卫兵十余万讨伐红巾军,攻克了上蔡。接着驻兵沙河,军中忽夜惊。也先帖木儿尽弃军资器械北奔汴梁,以后收散卒屯朱仙镇,朝廷以也先帖木儿兵败,诏以其他将领代替。也先帖木儿回来,仍任御史大夫。陕西行台监察御史十二人劾其丧师辱国之罪,脱脱怒,从此人们都不敢议论朝事。
        至正十二年红巾军中有号称“芝麻李”的人率兵占据徐州。脱脱请求由自己领兵前去征讨,以逮鲁曾为淮南宣慰使,招募盐丁及城中骄健善走之徒,共二万人与所统兵丁一起出发。九月军队到达徐州,攻西门,红巾军出战,用铁翎箭射马首,脱脱不为所动,挥军奋击红巾军,攻入外城郭。第二天大兵从四面八方到达,红巾军支持不住,城被攻破,芝麻李逃去。获得黄伞旗鼓,焚烧其所积聚的粮草,追擒红巾头目数千人,屠杀徐州城。顺帝遣平章政事普化等,到军中命脱脱为军师,右丞相依旧,催促回朝,而以枢密院同知秃赤等进军平颍、亳。胜利回来,顺帝赏赐上等酒器、珠衣、白金、马鞍。皇太子赐宴于私第。下诏改徐州为武安州,立碑表彰脱脱功绩。
        至正十三年三月,脱脱采纳左丞孙良桢、右丞悟良哈台建议,屯田京都附近,以此二人兼大司卿,而脱脱领大司农事。西至西山,东至迁安,南至保定、河间,北至檀、顺二州,都引水灌溉,立法佃种,这年获得大丰收。
        至正十四年,张士诚占据高邮,朝廷屡次招安,张士诚都不投降。下诏脱脱节制诸部军队前往讨伐。罢免升赏官吏和一切民政都由他便宜行事。省台院部各司,听候选拔的官属都随军出发,统一受脱脱节制。西域、西番都发兵来相助,旌旗绵延千里,金鼓震野,声势浩大。十一月到高邮,连战连捷。张士诚势力大受挫折。此时脱脱忽然接到诏书,指责他劳师费财,以河南行省左丞相太不花、中书平章政事月阔察儿、知枢密院事雪雪代为率脱脱之兵,削去脱脱官爵,把他安置在淮南。当初,脱脱西行,别儿怯不花欲诬陷他于死地。哈麻屡次向顺帝解说,因而召还近地,脱脱很感激,把他任为中书右丞。而这时脱脱信用汝中柏,只有哈麻不为他慑服。汝中柏因此在脱脱前中伤哈麻,哈麻怀恨于心。哈麻曾和脱脱商议授皇太子册宝礼,脱脱拖而不决。脱脱将出兵,以汝中柏为治书侍御史,使辅也先帖木儿居中。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等受哈麻指使,上章弹劾脱脱,接连上了三道奏章才得以准许,夺也先帖木儿御史台印,令出都门外候旨。以汪家奴为御史大夫,而脱脱也就得到安置淮南的诏命。
        十二月辛亥诏书到军中,参议龚伯遂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况且丞相出师时,曾受密旨,一心进讨就是了。诏书暂时不宣读,一宣读大事就完了。”脱脱说:“天子有诏书给我而我不从,这是和天子对抗,君臣之义在哪里?”龚自遂不听从。奉诏后,脱脱叩头而谢,说:“臣最愚笨,蒙天子宠爱,委托军国重事,日夜战战兢兢,害怕不能胜任,现在能够放下此等重负,皇帝对我的恩德很深。”立即交出兵权,名马三千分赐诸将,以便各帅所属军队听从月阔察儿、雪雪节制。枢密副使哈剌答说:“丞相这次去淮南,我们也必死他人之手,今日宁可死在丞相面前。”哈刺答话音刚落便拔刀自杀。当初下诏命脱脱安置淮南,忽又有旨移置亦集乃路。
        至正十五年三月,台臣还认为对脱脱处理太轻,上奏列数脱脱、也先帖木儿的罪状,于是流放脱脱于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流放也先帖木儿于四川碉门。脱脱长子哈刺章肃州安置;次子三宝奴兰州安置。家产查抄入官。十二月已未,哈麻矫诏派遣使者用鸩酒毒杀脱脱,死时年四十二。顺帝闻脱脱死讯,遣人到脱脱死地,换棺木、衣服而殓。
脱脱仪表雄伟,气度恢宏,识见远大,莫测高深。有功于社稷但不自夸,位极人臣不骄傲,轻钱财,远声色,礼贤下士,皆出于天性。至于奉事君主,始终不失臣节。但他为群小迷惑,急于报私仇,正直的人对他这一做法有批评。
        至正22年,监察御史张冲等上章为脱脱雪冤,于是下诏恢复脱脱的官爵,并发还他的家产,召他的儿子哈刺章和三宝奴还朝。而也先帖木儿已经去世,于是授哈刺章中书平章政事,封申国公,分省大同;三宝奴知枢密院事。至正26年,监察御史圣奴、也无、撒都失里等又说:“奸邪诬陷大臣,以致临阵易将,国家军威不振和耗费钱粮从此开始,更造成盗贼横行和生灵涂炭也从此开始。假如脱脱不死,怎么会有今日之乱呢?乞封一字王爵,定谥及加功臣之号。”朝廷认为他们的意见都是对的。但是当时正处于多事之秋,还没有来得及办而元已亡。
——————————
[1] 正襟危坐:形容严肃、恭敬或拘谨的样子。
[2] 蠲除:免除。
        
分页:12 3

上一篇:萧拜住

下一篇:郭守敬

【脱脱】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