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传记 >

兀术

发布时间:2014-09-29编辑:名人传
         兀术,生年不详,卒于1148年。金朝军事统帅,著名战将。先后任金朝都监、都统、右副元帅、都元帅、太保、太傅、太师等职。征战一生。经历战斗数百次,多数获胜。在战争中以勇猛著称。曾经佐宗望追辽朝天祚帝,一举灭辽,屡胜宋军,打过长江,攻破临安,逼南宋皇帝逃往海上。但兀术勇猛有余,治军无方,所过之处烧杀抢掠,遗害甚众,其征战虽对巩固金朝统治有一定的作用,可是给社会经济却带来巨大的破坏。因此,他在一些文学作品中。常是一个反面人物形象。
         马上成长
         兀术,即完颜宗弼。金太祖阿骨打的第四个儿子,人称四太子。
         兀术出生于女真族部落间的征战之中,当时女真族还是辽朝统治下的弱小民族。辽朝统治者向女真族索要皮革、猎物等,压迫和剥削极其残酷。女真族各部落首领、贵族之间为争夺统治权,彼此攻杀接连不断。随着部落的强大和完颜阿骨打的胆略的增长,女真族开始反抗并试图推翻辽朝统治者,连年征战不止。兀术就是在这样一种特殊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
         纷乱的战争环境和游荡的生活,使兀术从小坐在马背上的时间远远多于站在地面上的时间,动荡的生活不可能给兀术提供稳定的教育环境,他所受的教育不是读书识字,而是怎样杀死别人或怎样躲过别人的追杀。在这种环境下,只有那种钢铸的身骨才能活下去。因此,生活环境为兀术造就了一副铁打的身板、粗犷的性格和不打仗就觉得没事做的习惯。
         马背上的生涯不仅炼就了兀术铁骨钢筋般的身体,而且炼就了他超凡的征战本领。他坐在马上完成各种武术动作,如同站在平地上一样灵巧。兀术尽管没有读过什么兵书,但自幼就伴随战争成长,他把打仗当成了家常便饭。这使他对战阵布局很熟悉,对战争场面习以为常,尤其是一打仗就兴奋。每当对阵厮杀,兀术打得兴起之时,常常丢掉头盔,跃马入阵,剽悍无比。少时,兀术随哥哥宗望率百余骑兵追击辽主天祚帝,至鸳鸯泺,箭用完了,辽军百弩齐张,在这关键时刻兀术怒吼一声,只身飞马闯入敌群,挺枪横扫,辽军惧而溃逃,兀术斩杀数人。此仗使兀术在金兵中名声大振。
         进兵中原
         兀术在长期的战争中很快成长起来,在消灭辽朝的过程中他还是一员战将,在对宋朝的战争中,他逐渐从战将成长为独挡一面的军事统帅。
         1125年由他统率金兵进攻宋朝。次年金兵就打到了黄河,在攻取汤阴的战役中,他率领一支几百人的骑兵部队,俘获宋军三千人。然后又统领三千骑兵直逼汴京城下,吓得宋徽宗仓皇出逃。
兀术得知这个消息后,仅带几百名骑兵追杀大胜而还。
         在吓跑了宋徽宗以后,兀术随左副元帅宗翰攻取了淄州、青州和河南地区,然后金兵分两路继续向南进攻。东路军由兀术率领,此时,兀术已任都监,是东路金兵统帅。他以无畏的勇猛过淮河,一路所向无敌,克滁(chú)州,夺和州(今安徽和县),强渡长江成功,一直打到建康城下。宋朝建康知府陈邦光、江淮宣抚使杜充相继投降。躲在建康的宋高宗赵构差点就成了俘虏。幸好金兵当时不知道宋高宗在建康城里,高宗才得以狼狈而逃。高宗赵构逃往临安(今杭州),兀术得知后,不顾孤军深入的危险,一路攻下广德、安吉(今浙江安吉),越过独松岭,直通临安城,在12月左右攻下临安。赵构吓得马上坐船逃到海上。兀术大胆坐镇临安,放手让手下士兵四处抢掠财物。
         兀术在抢够了金银后才开始撤兵。在回撤途中虽遭受宋军袭击,兀术仍全军满载北归。此次攻打到了宋朝的中心地带,战果很大。
         1130年秋,人壮马肥的季节,兀术与宗辅再度攻宋,此次的攻击目标是宋军的西部战场,即陕西地区。宗辅为主帅,罗索、兀术为左右两翼。在富平宋军与金兵摆开战场。宋将张浚是川陕宣抚使,檄刘锡、孙偓、刘锜(qì)、赵哲等宋将集40万兵马于富平摆开阵势。一开始,宋军势盛,对金兵形成包围之势。金兵出现力不能支之状,兀术行将后撤。罗索组织骑兵冲击宋将赵哲部队,意在减轻压力。赵哲无能,驭军无方,见敌便退,赵部一退,宋军全线崩溃,不战自乱,自相践踏,争相逃命。本来处于败势的金兵乘机发起反击,击杀宋军数十万众,占领了富平。川陕震惊。
         南下临安和西攻富平,是兀术军事活动的得意之战。也是其征战的顶点。这些战役促成了宋朝向金朝割让河南、陕西之地,面北纳贡称臣,使金朝取得了攻宋的辉煌战绩。在此后的征战中,尽管兀术官阶升迁很快,先后升为都统、副元帅、元帅、太保、太傅、太师等职,但其战绩却在走下坡路,因为兀术在中原地区的劣迹已经引起人民的普遍愤恨,走到哪里,除了宋朝官兵之外,还有大批义军群起征讨与反抗。
         多勇少谋
         兀术作为将帅,勇猛有余而谋略不足。他用兵主要以勇猛和士气而胜。对于观敌、料阵、施计、用谋之类,他仅凭经验获得一些粗浅的知识,至于兵法和谋略之类知之甚少,因而根本谈不上什么韬略。在与宋军交战过程中,兀术击败的都是一些贪生怕死,既无勇又无谋的将领,一遇岳飞、韩世忠、吴玠(jiè)、刘锜这样的将领,兀术常吃败仗。(本文选自www.mingrenzhuan.com)
         1130年秋宋金会战,因为宋军主帅节度不利,加之宋将赵哲临阵脱逃,兀术击败了40万宋军。此仗之后,宋将吴玠收集散卒,重整军队,只得兵马数万,退保和尚原。次年冬,兀术率十余万金兵来攻,吴玠以逸待劳,派兵轮番出战,每战都胜金兵。兀术大怒,发“连珠营”全线向吴玠军队发起强攻,吴玠选拔精壮弓箭手,轮番向金兵射击,金兵死伤无数。又分军截断金兵粮道,引起金兵恐慌,只好撤军。吴玠对金兵必撤早有所料,已在其归途预设伏兵。兀术在率军撤退中,遭宋军伏击,损失惨重。兀术本人也中箭受伤。这是兀术攻宋以来损失最重的一次。兀术不服,回去休整两年,于1133年再次进兵陕川地区和尚原,又被吴玠打败。
         顺昌战役更是兀术无谋而败的典型战例。1140年5月,兀术提数十万精兵南下攻宋。宋将刘锜就近驻于顺昌城防守。顺昌乃一普通小城,刘锜所率步骑兵仅两万人,在金兵打到顺昌之前仅仅有六天的准备时间。金兵前锋三万人抵达顺昌,刘锜大开顺昌城门,金兵不敢入,刘锜乘机组织强弩射杀,歼敌三千,是夜偷袭敌营成功,引起敌人内部相互攻杀,自战一夜,死伤过万。本来兀术视顺昌城如土围,他曾扬言,抬脚就可把顺昌城踢破。在进攻顺昌城之日,兀术骄横无比,他称要到顺昌城去吃早饭。等听到前锋战败的消息,兀术气急败坏,亲率十余万大军直抵顺昌城下。兀术自提精锐“拐子马”结阵向宋军进攻。刘锜派少量兵马出西门迷惑敌人。而派精兵五千专攻金兵拐子马。刘铸事先研究了拐子马兵阵特点,命军士先砍马腿。砍伤一马,三匹马都不能动,然后再与敌肉搏。宋金两军从中午一直打到夜晚,刘锜部下歼灭了三千多兀术的精锐部队。兀术心痛至极。
         当时正是炎热的夏季,金兵结营数十里,刘锜命将士严守城池,寻机再战。他把伪齐政权留在顺昌城内的大批毒药派上了用场,命士兵化装成百姓潜出城外,把毒药投入金兵取水的河中,金兵中毒死的人数很多。金兵都忍受不了炎热的天气,只有上午天气凉爽时才攻城,而宋军只坚守并轮番休息,下午气温增高,金兵疲惫无力,无心作战,宋军迅速出城反击,打胜了就回撤。后来天公作美,下了一整晚的倾盆大雨,平地积水有三尺,金兵营寨尽皆被水淹,刘锜乘势反击,金兵损失十之七八,兀术只好撤回汴京。
         在这次大败之后,兀术驻军在汴京,再不敢轻易出战。一个月后,金将韩常被岳飞打败,丢了颍昌。兀术聚集十余万兵马战岳飞。攻颍昌不下,被岳飞击退,再战郾城,又被岳飞打得大败。兀术在小商桥以数万军队袭击岳飞部将杨再兴率领的三百骑得胜,又骄傲起来,提十二万大军到颍昌找岳飞决战,岳家军早已恨透了金兵,两军恶战几十个回合。金兵副帅受重伤,兀术女婿夏金吾被岳飞儿子岳云斩于阵上。金兵吓得四处逃散,岳飞挥军追杀,附近由农民组成的义军也大力帮忙,追至朱仙镇,又大败金兵。兀术所率兵马几乎丧尽。兀术率少量随从渡河而逃。此败之后,兀术再也没有能力组织兵力对宋军进行大的进攻了。
         看兀术一生的战绩,可以知道他用兵主要靠“勇”和“势”,而并不重视用谋略、计策。因此,遇到坚决抗金的宋将,稍施计谋,失败的往往是兀术。
         治军无方
         兀术不是一位成功的军事统帅,只能算是一位出色的猛将。他不仅粗勇少谋,而且不知道军队该如何管理。首先是他忽视军队纪律的作用,其将士个个勇猛好斗,但少节制,不利于形成集中统一的战斗力;其次,兀术每占领一个地方,常常纵容手下兵士四处抢掠,所到之处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激起了被侵略地区人民的反抗,这种抢掠行径不是有政治头脑的将帅干得出来的,这种野蛮对待被占领区域民众的行为,遭到民众的强烈反抗,这就注定了兀术要被打败。事实上,兀术后期所到之处,义军纷起支援宋军,使兀术四处受敌;再就是,兀术对待士兵也很冷酷,他把手下的士兵当作奴隶一样,经常鞭打甚至是杀掉。这大大影响了士卒的作战积极性;其四,兀术带兵打仗,胜则骄傲自满,不可一世,败了就自己和自己斗气,像斗红了眼的公鸡,丧失理智,这种情绪是兵家之大忌,也是失败的根源,兀术之败,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骄傲自大所致。
         兀术虽说不是一个很好的将领,但在他攻宋的战争中却胜多败少,这是因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宋王朝的投降派畏敌如虎,宋高宗赵构胆小、怯弱,没有政治家的魄力,再加上金兵个个勇猛好斗,使宋军缺乏战胜金兵的勇气,才使得兀术称雄中原这么长时间。
分页:12 3

上一篇:完颜宗翰

下一篇:石盏女鲁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