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名人故事 >

血溅桃花扇——侯朝宗与李香君

发布时间:2014-09-11编辑:名人传
        “青楼皆为义气妓,英雄尽是屠狗辈。”——后世诗人
        侯朝宗(1618—1654年),即明末清初著名散文家、诗人、画家侯方域。朝宗是他的字,别号雪苑,今河南商丘人,明天启年间户部尚书侯恂之子。十五岁应童子试,中第一名。二十岁参加进步爱国组织“复社”,同朝中阉党展开斗争,是“南明四公子”之一。后经复社领袖张溥介绍,与南京“秦淮八艳”之一、歌妓李香君结识并相爱。1640年从江南回到河南,与本地文人结成雪苑诗社。清顺治十一年英年早逝。长于古文,是“清初三大家”之一;尊唐宋八大家,往往能将马、班传记,韩、欧古文和传奇小说手法熔为一炉,形成一种清新奇峭的风格,尤以传记散文见长。清初大戏剧家孔尚任依据其与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写成《桃花扇》一书,在我国戏剧史上影响很大。在此剧中,侯朝宗竟成了中国古代文人丧失气节、明显缺钙的典范之一,类似于屈原之徒宋玉。
        女主人公李香君,略小侯朝宗几岁,堪称中国的“羊脂球”。又名李香,苏州人,南京秣陵教坊名妓,专享“媚香楼”,明末清初著名的“秦淮八艳”之一。她因身材小巧玲珑,浑身透着灵气,人送其绰号“香扇坠”。“秦淮八艳”的事迹最先见于余怀之《板桥杂记》,记有顾横波、董小宛、卞玉京、李香君、寇白门、马湘兰等六人,后人又加入柳如是、陈圆圆而得其名,均是生得少见的天姿国色、练得高超的文艺才能并具有强烈的爱国民族精神。当时正值明清交替之际,好多前朝昏官贪生怕死,卖国求荣;但和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秦淮八艳”虽然都是被压迫在社会最底层的妇女,“癫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的风尘女子罢了,但在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却表现出了崇高的民族节气,很是有些像法国作家莫泊桑短篇小说《羊脂球》中的女主角。而被无数后人称为侠肝义胆、凛然正气、义薄云天的李香君,更尤为突出。特别是在《桃花扇》中,她的形象被塑造得甚为高大、高洁、高尚、高贵。
        著名历史剧《桃花扇》,与《长生殿》、《西厢记》、《牡丹亭》并称“中国古典四大名剧”,是孔尚任(1648—1718年,孔子第六十四代孙,山东曲阜人,曾任国子监博士、户部员外郎等职)借用此前之短篇小说《李姬传》的故事及主题创作而成,于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正式问世。其史实大约从明朝崇祯十六年(1643年)到清朝顺治二年(1645年),力求“朝政得失,文人聚散,皆确考时地,全无假借”。它通过生动、传神地描述侯朝宗与李香君的感人爱情故事,客观反映南明弘光朝覆亡的历史。而作者自己也因此丢了官职,只好去过隐士生活。
        《桃花扇》写的是风流才子、复社俊杰侯朝宗博学强记,才高八斗,却因在秋闱应试中抨击时政,名落孙山。不过此时明王朝亦早已风雨飘摇,日薄西山。在流落南京时,他于旧院秦淮结识名妓李香君。两人男才女貌,一见倾心,情投意合,遂成佳偶。不久侯即纳李为妾,一场热闹、激动、缠绵的洞房花烛。那年李香君方十六虚岁,“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但此时的侯朝宗,亦难免有不顾国家危机,沉迷声色之嫌。
        定情次日,李香君得知婚事费用皆出自魏忠贤阉党余孽阮大铖(此人原本也是一位很有才学的文士,可惜品行太差,追名逐利,毫无气节),其意在结纳手头拮据的侯朝宗,以求开脱罪名,拉拢复社。内心十分明了的李香君当即义形于色,立即下妆却奁以还,宁可素面清贫;并批评侯立场不坚定,要他立即与阮等断绝关系,划清界限。阮老羞成怒,卑劣衔恨,伺机报复。乘明廷降将左良玉移师南京之时,他谣言侯朝宗背叛朝廷,为左内应。为躲避诸余孽追杀,侯与李不得不挥泪分手。两人长期无法在一起厮守欢颜,春宵共帐。侯往北投奔爱国将领、扬州督师史可法,为之参赞赞军务,报效国家。
        不久李自成义军入京,崇祯帝自缢。佞臣马士英、阮大铖等即于南京迎立福王朱由崧,建立南明弘光朝廷。昏王贼臣不理朝政,征歌逐舞,日夜狂欢,口称“宁可叩北兵之马,不可试南贼之刀”,过着纸醉金迷、荒淫无耻的生活。马、阮又屡屡加害李香君,迫她再嫁淮阳督抚田仰。李宁死不从,守楼明志,廷筵骂座,痛斥奸贼。她还怀抱与侯朝宗定情时侯赠的一把扇子,欲寻自尽保贞洁,以头撞桌,昏厥于地,鲜血溅到扇上,典型的“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从而演绎了一段凄婉哀怨的爱情故事。著名画家杨龙友(也是侯与李的挚友且爱情见证人)为其真情所动,在扇面上就其血点画出折枝桃花,而成为流芳后世的“桃花扇”。李乃托人携该扇远送致侯,以明心迹。
        后李香君被擒入偏安小朝廷之后宫,逼屈不依,又遭软禁。不久侯朝宗回到南京,与复社文人一起为阮大铖捕获,也锒铛入狱。南明倒行逆施,朝政腐败不堪。很快清兵大举铁蹄南下,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弘光帝、马士英、阮大铖等皆闻风丧胆,溃退出逃。侯朝宗终得以出狱,随人赶往南京城外栖霞山。李香君也趁乱出宫,随人入山。两人终于在白云庵祭坛相遇,患难情侣,久别重逢,破镜重圆,且哭且笑。张道士以国恨、家恨之言点醒他们,面对无情现实,二人双双顿悟出家,入观为道。
        而真实历史是他俩并未出家。侯朝宗在历经颠沛流离之后,已返回中原商丘家中。年轻时候的才名,并没能给他带来仕途上的成就。他再次失节,委曲求全,参加了新朝殿试(顺治八年),结果还是未能得到满意的功名(只进了副榜)。他感到一事无成,于是建立“壮悔堂”,取其“壮年知悔”之意,从此在其间潜心诗文创作。李香君后来亦终于回到侯的身边(另一说法是,她早已独自出家或遁世或病逝,并未去与侯再聚)。但她因为卑贱的妓女身份不被官宦侯家所容,无奈搬到商丘城外远郊的侯氏庄园居住,成天遭受歧视,终日郁郁寡欢,日久成病,最终含恨而死,葬于庄园附近,至今商丘古城南有“香君墓”,上书侯朝宗亲写之“卿含恨而死,夫惭愧终生”。几年之后侯也抑郁而亡,追随爱姬于地下。
        这真是“恩爱鸳鸯,转瞬离别,愁苦幽怨,各赴黄泉”。
分页:1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