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名人传,只为改变你我!
当前位置: 名人传 > 故事 > 中国野史 >

秦淮名妓寇白门一诺万金甘当性奴,寇白门万金赎男人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5-19编辑:名人传

古代的妇女为妓,不是因为家贫就是被逼、被卖入妓院,大多都是身不由己。鲜有人心甘情愿从妓,可历史上偏偏出了位名妓,一诺万金甘当性奴,她就是明末清初的秦淮名妓寇白门,在秦淮八艳中有“女侠”之称。她许诺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情郎朱国弼,这其中的缘由究竟为何呢。

寇白门,又名寇湄。当初寇白门嫁给朱国弼,盛大的迎亲场面,可以说是明代以来南京最大的一次隆重婚礼。寇白门长得风姿绰约,容貌冶艳,自然惹得无数豪门子弟登门求婚。无非是因为寇白门长得漂亮啊,她出生于世娼之家,是寇家历代名妓的佼佼者,寇家人甚是喜爱这个女儿,为人单纯不圆滑,在选婿问题上很是慎重。而寇白门单纯的个性,注定了她重义守信,也注定了在沧桑中成长,所经历的坎坷不是言语所能道尽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十八岁的寇白门艳名远播,在姐妹间常出风头,常与文人骚客相往来,艳名播及京城的官员们都为之动容。寇白门被称之为女侠,并非是有什么武功,而是具有豪爽的个性,为人处世雷厉风行,其风采似有侠客风范,故在姐妹中被称之为女侠。1642年,当时南明小朝廷显赫功臣朱国弼,不远万里只为一睹芳容,从京城几次来到金陵寇家,亭亭玉立的寇白门令他魂牵梦绕,而寇家对他的印象也比较好,于是约定良辰吉日完婚。

朱国弼权高位重,要娶寇白门这样的名妓,自然要讲究排场。他带来的下手和兵士足有上万名,光执双“喜”灯笼的士兵就有五千名,从南京武定桥一直肃立至内桥朱府家门前。按明代的当时规矩,妓女从良或婚嫁都必须在夜间悄悄举行。朱国弼的灯笼照亮了通往寇家的道路,也照亮了寇白门的心扉,此时的她是多么幸福啊。邻里百姓都在祝福她,终于找了个好归宿。朱国弼用重彩八抬大轿将寇白门浓妆重彩抬上大轿,锣鼓喧天吹吹打打好不热闹,创造了明朝历史上南京最隆重婚礼的佳话。

按常理,寇白门色艺俱佳,朱国弼娶回家应该视若珍宝,好好珍惜才对。可是他风流的秉性经不住时间的验证,就算寇白门对他百依百顺,也没能留住他的心,寇白门在朱府的日子确实是很贤惠,她想相夫教子做个贤妻良母。可没过多久,朱国弼儇薄寡情便渐暴露,这个圆滑狡黠的官僚重返风月场所,莺歌燕舞的忘乎所以,把寇白门丢在一边。寇白门好顿伤心,豪华的婚礼场面就如礼炮惊空,烟花璀璨过后不再感动了,对朱国弼的热情也顿减。

战争打扰了平静的生活,1645年清军南下,朱国弼投降了清朝,不久尽室入京师,又被清廷软禁。朱国弼为了活命,欲将连寇白门在内的歌姬婢女一起卖掉,自身难保不得不做打算,卖掉妻妾来赎自己。其实他当初娶寇白门,也只是一时的需要。寇白门对朱国弼说,“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朱国弼思考一番应允,可见他也是十分了解寇白门的个性,三年的夫妻生活也有些许的柔情。寇白门短衣匹马带着婢女斗儿归返金陵。

寇白门尽管痛恨朱国弼的薄情寡义,在和他断绝后,依然守信一诺万金。谁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寇白门回金陵后,连夜找到旧院姊妹,在姐妹们的帮助下,筹集了两万银子将朱国弼赎了出来。朱国弼甚是感动,很想和寇白门重圆好梦,遭到了寇白门的拒绝,“当年你用银子赎我脱籍,如今我也用银子将你赎回,当可了结。”寇白门的婚姻结束了,重返烟花柳巷流落乐籍。她这种重义守信的侠客风范,在百姓中间逐渐传开,“女侠”的呼声更盛,可她一句万金的承诺,注定了她万劫不复的性奴生涯,日日醉生梦死与文人墨客往来酒酣诗热。

一代名妓寇白门的晚年生活极其悲惨,据《板桥杂记》载,“老矣,犹日与诸少年伍。卧病时,召所欢韩生来,绸缪悲泣,欲留之偶寝,韩生以他故辞,犹执手不忍别。至夜,闻韩生在婢房笑语,奋身起唤婢,自箠数十,咄咄骂韩生负心禽兽行,欲啮其肉。病逾剧,医药罔效,遂以死。”已入暮年的寇白门十分放荡,喜欢找年轻的男人,不想因韩生的行为大怒伤身。此时的寇白门心情较为复杂,放荡自己似有报复的心理,但资助贫穷的韩生,大骂其负心禽兽,又可见寇白门不失当年之侠气,伤自尊抑郁而死。

有道是,“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寇白门的事例震动了女史,也撼动了文坛,文人雅士多有诗作赞颂,留下了不朽的篇章。当时文坛祭酒的东林领袖钱谦益作《寇白门》诗追悼曰:“寇家姊妹总芳菲,十八年来花信迷,今日秦淮恐相值,防他红泪一沾衣。丛残红粉念君恩,女侠谁知寇白门?黄土盖棺心未死,香丸一缕是芳魂。”

万金赎男人

寇白门只是嫁给了金陵第一婚,而不是嫁给了爱情。这样排场的婚礼,饶是寇白门见多识广,也会感动得涕泗交流,这是幸福的眼泪和鼻涕。她想不到的是,婚后生活要“防他红泪一沾衣,”婚后生活远不如相像的那么美好!

多数描写寇白门婚后生活的文章、,一边倒地指责朱国弼婚后将寇白门束之高阁,然后寻花问柳。其实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寇白门当初的答应是不是主要看在朱国弼的高官厚禄上,超级爱慕虚荣啊,哪像顾横波对龚鼎孳多方考验、柳如是千挑百拣选中钱谦益、董小宛追随冒辟疆千回百转,用现在的话说——他们是谈过几年恋爱的。钱、龚、冒都是风流才子,与多才多艺的歌伎是绝配,他们是相知而相恋的啊,寇白门与朱国弼这样的达官贵人能相知在哪呢?朱国弼虽说不是不学无术之徒,但他与上述几个风流才子相比,对风情的理解差远了。

所以难怪“闪婚”的新鲜劲一过,朱国弼要外出寻花觅蝶,而寇白门其实并没以为意,义无反顾地投入到争风吃醋、争宠斗气的妻妾斗争中。另一个秦淮名妓王月的妹妹王节也嫁给了朱国弼,寇白门却忘了当年的姐妹情谊,使出浑身解数,将王节赶出家门。朱国弼只是一个家教不错的世家公子,骨子里却不是琴棋书画的风雅之士,无法像钱谦益、龚鼎孳、冒辟疆那样与爱妾琴瑟相和。相反,在他看来,一心争宠的寇白门风华尽失,凭神马要求他只宠寇白门呢?在他看来,过往的一切都是浮云啊!

在生存能力上,朱国弼这样的皇族公子哥也不如那些地方望族。1645年清军南下,南明灭亡,掳明宗室胁往北京。朱国弼此前早已投降,这时与家眷同被软禁在京,过惯了贵族生活的朱国弼一无所长,只好靠卖掉家中歌姬婢妾渡日。好在那些北京城里的满清新贵们没有硬抢,等到用钱去挑选前朝贵族家里的好“货色”。冰雪聪明的寇白门当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也会被卖,这绝不是她愿意的,在她看来,这些杀戮成性的满清贵族还没进化完全呢,更何况她自幼与江南士大夫相交,耳濡目染,深怀民族大义。于是向朱国弼提出:“公若卖妾,所得不过数百金......若使妾南归,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

我想朱国弼只能将信将疑,纵使他相信寇白门的义气,也很难相信“一月之间当得万金以报公” ,当时的万金我认为与现在的1000万人民币价值相比只多不少,比当年朱国弼赎寇白门时价格翻了好几倍,凭什么呢?我认为朱国弼此时决不是许多人猜测的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担忧,还是基于他一贯来的贵族秉性: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不放她,情何以堪哪!朱国弼没有选择,他痛快答应了,当然他想不到后面的事情。

一幕很适合拍影视剧的情形出现了,飒爽英姿的寇白门只带一名婢女,身佩弓箭,短衣匹马,一派女侠打扮,日夜兼程,赶往南京秦淮河,她的故乡,她生长和成长的青楼。

而后的情形大家也猜得到,寇白门“历尽艰辛”,筹得了白银两万两,又北上,将朱国弼从软禁的住所赎出来。这件事情干得漂亮极了,为寇白门赢得了千古侠名。当然,更酷的还在后头,当朱国弼被赎出后,以为寇白门还在乎她,涎着脸要求鸳梦重温时,寇白门拒绝了:“当年你用银子赎我出青楼,如今我也用银子把你赎回,你我互不相欠。”从此与之一刀两断。

寇白门义救朱国弼而后拒归的事情,后世文章多有赞叹,有的甚至认为寇白门粪土王侯,是了不得的事情。我却认为,寇白门拒绝朱国弼只是一个审时度势的正确选择,没后世文章想得那么牛叉。试想,朱国弼作为一个前朝皇族,是满清重点监控的对象,能保命已经不错,又没有钱谦益那样的文才和诗才,哪里还养得起寇白门这样过惯了奢靡生活的青楼女子呢?所以,我认为寇白门真正牛的是在万金赎还之举,而不是“粪土王侯”的拒绝鸳梦重温。

分页:12 3